李万刚:“大国崛起”与丁肇中的历史眼光

  • 时间:
  • 浏览:1

  日前央视热播的历史专题片《大国的崛起》,曾把“大国”定义为经济领先、制度完全、具有文化魅力、国际影响巨大。也不,读过丁肇中先生《我所经历的有一个物理实验》,从历史的淬硬层 对基础研究重要性的论述,笔者以为,现代“大国”还应另有一个 多不可或缺的指标,那也不其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内的辉煌与灿烂。也也不说,现代的大国的概念,应该包括基础研究的“科学大国”的内涵。

  丁肇中说:“基础研究可改变整个世界和人类的生活。”觉得,人类进入20世纪,在社会制度之外,科学成为改变、造福人类生活的最重要因素。传统国家的实力注重于军事、政治和经济的成就,在20世纪,都还要在基础研究方面取得突破,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桂冠,被世界各国尊崇为最为重视的国家、民族荣耀。而“技术的发展生根于基础研究之中”,“将会只能对基础研究和教育方面的投资,发展经济的实用主义途径是不将会持久的。”按照丁肇中的观点,基础研究还是系关国家经济持续发展的根本,而经济则是现代“大国”的基础。也不,基础研究可谓决定另有一个 多“大国”长期表现的内在标志。

  从20世纪的“大国历史”来看,基础研究的辉煌与大国辉煌也正是同步的。以上个世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获奖者所在国家分布为例,在30年中,美国科学家获奖人次占全球的30%,若仅以最后25年计,该比例达到30%;相应的,英国、德国、法国以及日本一点几经沉浮或崛起的“大国”,也在此项统计中排列前茅;相反,历史上一点军事、政治上的“大国”,在国家没落的同時 ,基础科研上成就也同样“苍白”。

  对于正在谋求和平崛起的中国来说,认识到现代“大国”所必需的科学内涵具有现实意义。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太快,政治影响力只能大;然而,将会过高 对基础研究的重视,长期无法取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突破,在基础科研上取得世界性的一大批成果,中华民族的崛起就过高 淬硬层 ,“大国”的成色也就过高 。而只能同時 实现基础研究领域的不断辉煌,国家经济才能持续发展,并通过基础研究“改变整个世界和人类的生活”。只能,才可称为完全意义上的现代”大国”。

  在新的世纪,重视发展基础研究,应该被视为中华民族的和平崛起和“大国”建设的重要内容,即从“大国崛起”的战略眼光来对待基础研究。丁肇中指出:“从发现另有一个 多科学新什么的问题到一点科学成果的市场化,为宜还要20~40年的时间”,“基础研究还要充分的自由空间和长期的展望。”一点论述对于规划我国的基础研究,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

  “是支持‘无用的’的基础科学,还是将资源集中于技术的转化和应用研究?从历史的观点来看,后并不是 观点是目光短浅的。”丁肇中对基础研究的论述,无疑具有伟大的历史眼光。不像体育比赛,短时间内就会让某个国家取得奥运舞台上的辉煌,基础研究还要另有一个 多国家、民族长期的资源投入和重视。中国在21世纪的和平崛起,无疑还要丁肇中对于基础研究的历史眼光。

  (原刊登于《科技导报》307年25卷4期)

  附件:

  丁肇中:我所经历的有一个物理实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學會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