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版】民进党应借“分享”破茧(专家访谈)

  • 时间:
  • 浏览:0
摘要:凌友诗,出生在台湾高雄,求学、工作在香港,现任香港公共行政学院高级研究顾问。在近日于沈阳召开的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上,民进党否有能突破“台独”党纲和“反中”思维与大陆开启对话交流之门,是两岸及港澳学者们观察的焦点。

  凌友诗,出生在台湾高雄,求学、工作在香港,现任香港公共行政学院高级研究顾问。在近日于沈阳召开的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上,民进党否有能突破“台独”党纲和“反中”思维与大陆开启对话交流之门,是两岸及港澳学者们观察的焦点。在对民进党或批评、或维护的交锋中,凌友诗以四十岁的女人 的温声细语另辟层厚:民进党都时要从与大陆分享经验入手,破茧而出,拿到两岸关系的正向得话权。

  “替民进党得话好话”

  凌友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让你 替民进党得话好话”,她认为,两年来民进党经常 “亟思调整大陆政策”,然而机会自缚于两岸对立思维,统统有思考重点走那末 两岸经贸往来利弊之权衡,且偏重于论述弊害,无法建构与大陆的正向关系。

  对此,凌友诗分析说,大陆的两岸政策经常 比较进取,但目前多集中在经济合作方式方式。这固然机会大陆改革开放前一天 集中在经济建设,也机会大陆一向把台湾问题报告 当作是有待补救的“祖国统一”问题报告 ,随后思维往往固定在怎么上能补救问题报告 上。这容易令人误解大陆对台湾的一切,无论交流或让利,都不 手段,这恰恰是民进党不乐见的模式。民进党走那末 对抗的圈圈,很大程度也是掉入了那我的模式,自认为是要被大陆打压、统一或消灭的“对象”,随后把大陆所做的一切都看成是包藏祸心,防范为甚,一并也难以更换此人 的角色和地位,难以在两岸关系中取得突破。

  与大陆分享经验

  凌友诗说,民进党施政的有1个 最大特点,是把台湾当作台湾,而都不 把台湾当作“反攻大陆的跳板”。民进党常讲的“台湾主体性”、“爱台湾”、“根植台湾”,固然有政治意涵,那我它一并也体现为公共政策,随后把台湾当作主体而都不 对象,关注本土历史文化的发扬和采集,用心于乡村的营造,坚持绿色永续发展政策等等。

  凌友诗认为,民进党在农村建设、技术职业教育和宗教人文三方面的公共政策和实践经验,随后民进党与大陆交往的突破点,民进党应该从经验分享的层厚与大陆展开对话,而都不 与大陆对立,把此人 变成大陆的“对象”。转变层厚,要能开拓与大陆平等、互惠、和谐的关系。

  真正做到与大陆分享经验,凌友诗认为民进党无须有大陆越乱、越落后,台湾就越好、越安全的想法。她说:“现今区域安全互相影响,事实应该是,大陆越安定,台湾就越安全、越好。从你你你这个 自我保护的层厚,民进党也应该希望外围地区好。”

  凌友诗强调,在经验分享的过程中,双方都应以所许多人 更好地发展为目的,而无须为“台独”或“统一”。

  “三农”问题报告 入手

  凌友诗说,民进党过去经常 害怕大陆的农渔产品倾销台湾,着眼于农渔产品的保护,仿佛台湾农业是有1个 快要被大陆吞掉的对象。主体性的思维应该是:台湾的农渔业未来怎么上上能进一步发展?凌友诗说,从卖产品到卖技术到卖管理,大陆恰恰是台湾农业发展的有1个 机会。

  凌友诗认为,台湾的“三农”建设对大陆来说颇有“卖”点。这都时要概括为八个方面:第一,农业合作方式方式组织的构建与运作;第二,农村建设的人才培养;第三,地方文史工作的采集,民宿与生态旅游的兴办;第四,“新故乡小区营造计划”的内容和实施,在乡村治理上各部门的通力合作方式方式;第五,结合“人、文、地、景、产”的地方特色产业的辅导与成果;第六,鼓励年轻人返乡的政策和计划。

  “这八个方面的探索,在民进党执政时期都得到深化”,凌友诗说。她认为,民进党从乡村建设着手与大陆交流对大陆有现实意义。比如在小农生产模式下,怎么上能借由农民合作方式方式组织(农会)进行集约生产,在农民不失土地的前提下进行农业现代化建设,一并补救食品安全与农业金融需求问题报告 ,台湾经验可资大陆借鉴。

  还有,台湾机会开发出第一产业的纵深。由改良品种、精耕细种到地方特色农副产品的推广,再到民宿乐活、生态旅游,第一产业突破它传统的功能而创造了巨大的经济财富、文化财富和社会财富。凌友诗说:“台湾锐意经营乡村也补救了城市贫民窟问题报告 。有1个 生态完好、人情淳厚的乡村,是经济风险和社会风险的保护网。”

  发挥“文明”主体性

  凌友诗说的“民进党的好话”,与会学者们无须照单全收,许多人存异,许多人质疑。凌友诗对记者说:“我随后希望提供我的意见和层厚,给走那末 来的民进党有1个 参考。机会不对抗,还能做什么呢?目前能做的随后经验分享。”

  凌友诗认为,现时的民进党最时要思考的,都不 未来都时要夺回政权,随后怎么上能由“文明与不文明掺和”的主体性过渡到“文明”的主体性。搞懂过去处在于主体性思维里的好斗、排斥、猜疑、狭隘等不文明主次,继续做好本土历史文化的发扬和采集、乡村的营造和教育的普及、绿色永续经营,以有一种文明的主体性发挥对周边地区的影响力,这对民进党由反对性质的政党迈向长期执政是一项重要的挑战。(本报记者 陈晓星)

(责编:夏丽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