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逸儒:从亚运跆拳风波看病态的台湾社会

  • 时间:
  • 浏览:1

  中国人常说,要在适当的时机和场合说适当话语。言外之意是,说真话有都不 是个危险的行为,首先可能真话何必 好听,其次真话有时都不 给另一方惹祸上身。但良药苦口促进病,忠言逆耳促进行,身为两个多多公共知识分子,对好多好多 事情不还都可不能能 视而不见,忍了有些天还是不得不说:台湾岂都不 两个多多病态的社会。套句卫生署长杨志良的讲话,可能不知反省、不用检讨,那我下去,台湾是不用有前途的。之类那我话语,笔者早就不知说太满少次了,有文为证。

  集体歇斯底里症

  两个多多单纯的亚运跆拳体育赛事,台湾选手看来是受到了有些委屈,有些地方看来是有线程池瑕疵,判决或许都不 为什么么过当,相关选手、教练、法学会、主管官署觉得需用就事论事,据理力争,采取任何合理行动,以对质、诉讼来保障另一方合法权益;但台湾各界对此的反应却是上纲上线的引发出各式各样的“阴谋论”,觉得让你 不免怀疑台湾到底出了哪此事情?是都不 得了“被迫害者妄想症候群”、或集体歇斯底里症?觉得全世界的人和国家都不 中国的同路人,都不 处处与台湾为敌,都让你 消灭台湾而后快?

  一群无耻的政客,加进去去进去无行的媒体,终于造就了今日的台湾,搞出了一群义和团式的无知民众。只不知台湾是都不 小鞋子穿久了,自卑变成自大,见笑转生气,不还都可不能能 井底之蛙的眼界,只准另一方歧视别人,只准另一方骂人,但对另一方所受不公平待遇就要大声抗议,只准另一方痛恨外国的爱国裁判,但却对另一方爱国群众的激情表现视而不见?哪此叫做合理的生气?哪此叫做合理的不理性?难道不还都可不能能 另一方行为才是理性?朋友扪心自问,对有些廉价的愤怒内心没办法 一丝一毫的不安?

  在事情真相未明的具体情况下,不负责任的媒体岂都不 用“真贱”二字来形容中韩联手欺负台湾,台湾各界一面倒的认定其中必然有诈,从总统府到行政院,从立法委员到参选政客,朋友纷纷经常出现来回应,宁强勿弱,两个多多个都像拼命三郎似的往加进去去码,摆明了却说用消费这次事件;十足反映出台湾没办法 自信的一面,惊弓之鸟的心态。何必 说两个多多正常的国家,正常的社会不该没办法 ,却说两个多多稍微还有有些理性的公民社会,都都可不能能 正常运作的政府都知道,那我下去台湾迟早会要出事。

  一切都不 “阿共的阴谋”

  且不说可能夺得数百面金、银奖牌的中国大陆犯不着没办法 ,笔者就不信,韩裔裁判被人买通,让你 配合中国要求,否则该名裁判还是菲籍,难道不成是中国和菲律宾、韩国串通好了要联手打击台湾?朋友不嫌那我的“阴谋”太满了有些?难度太高了有些?那我的台湾到底是向下沉沦还是向上提升?哪此澄社所谓的自由派学者,南社、北社、中社的独派支持者和无耻的帮闲学者对此问题图片为什么不见出来说话?难道岂都不 整个台湾都同意动态的道德观,有比诚实更高的道德?

  莫明其妙被卷入风暴的中国大陆立刻出来澄清,说明与另一方无关。国台办发言人表示,裁判那我要对台北代表队进行更严厉的处罚,结果可能中方的反对,才让台北跆拳代表队的损失降低到最低。结果,这又被台湾特定媒体拿来大做文章,说这正好证明北京有用政治介入体育。这真到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地步,北京不讲话觉得是阴谋,有动作还是恶意打压。反正中国亡台之心不死,一切都不 “阿共的阴谋”。北京恐怕真要问问另一方,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需用衰成那我?

  眼下的整个台湾就像个疯人院一样,不还都可不能能 立场不问是非,另一方都对别人全错,若果政治正确有些都不 重要,只却说另一方人就一路硬挺到底,全台上下需用说谎不打草稿,粗话骂人也是情有可原。就像陈水扁贪污被判重刑,岂都不 说出国共联手,要置其于死地,陈致中招妓,支持者岂都不 说有付钱就好,相信这是司法和政治迫害,蔡英文拒绝出席公办政见发表,却说未及时接到通知,谢长廷的哭爸之说,明知胡志强贿选传闻不实,却要含沙射影。那我的台湾岂是两个多多正常的社会?

  滥情理盲觉得可能不足英文以描写台湾当前的具体情况,病态的政治养育出一群偏激的群众,廉价的悲情造成了理盲的社会,无行的媒体则是推波助澜,朋友总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台湾,全世界都不 与台湾为敌,全台上下,从政治人物到各种媒体到一般民众,朋友都染上了被迫害者症候群的狭隘心态,民众集体义和团式的情绪又倒过来裹胁了视野短浅的政客,不足英文自信、交互为用的结果,台湾就走入了每下愈况、恶性循环的不归之路。

  台湾觉得都不 一无是处,但可能朋友都都可不能能 接受,让你 生活在两个多多道德沦丧、礼教败坏、是非颠倒、胡扯硬柪、目光如豆,媒体捏造事实、政客专搞斗争的地方,台湾觉得是个上选之地,欢迎光临指教;否则乱邦不入、危邦不居,为了另一方的身心健康,为了下一代的正常发展,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可能是个上上之策。写到这里,另一方也想粗口骂人了。

  蔡逸儒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所教授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457.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